媒体报道

 

俞吾金:身边的楷模 时代的先锋
发布时间:2012-05-03       访问次数:12


俞吾金:他的哲学课总是座无虚席

俞吾金,复旦大学外国哲学专业教授。他凭借着一份对于哲学的执着和热爱,从一名电力公司工人成长为哲学教授,坚持严谨治学,努力让哲学走出“象牙塔”,使曾经枯燥的哲学课成为学校里的名牌课程。2005年,俞吾金入选教育部首届人文社会科学长江特聘教授,成为国内哲学界第一位“长江学者”。2010年,俞吾金被评为上海市先进工作者。去年,他又荣获“全国第六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称号。

  

教书育人,多年坚持为本科生讲课

初次见到俞吾金教授,记者就觉得他的身体似乎欠佳,一问才知道他刚从医院看病归来。

原来,自1995年起担任哲学系系主任的几年中,长期的进食不规律让他患上了胃炎。这两天老毛病又犯了,可他还是坚持完成日常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为先。“吃中药调理一下就可以了。你看,中医看病是把人当作一个整体,与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方式不同,其中也蕴含着中国的哲学思想。”俞吾金三句不离本行,把谈话的气氛营造得格外轻松。

对于工作,俞吾金表示,他始终将“言传身教,教书育人”放在首要位置。2006年,俞吾金主动向学校提出,希望为广大本科生开设哲学通识课程,让哲学走出“象牙塔”,更加大众化。6年来,在坚持研究生教学和科研任务的同时,他主讲的通识课程《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精读》和哲学系本科生的专业课《哲学导论》从没有间断过。每堂课都座无虚席,深入浅出的哲学知识讲解加上风趣幽默的解说风格,使得这两门课程在学生之间口口相传,成为学校里的名牌课程。

“人们常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其实,这里所说的‘月’并不是挂在空中的月,只不过是‘水中月’而已。得这样的‘月’,岂不是‘猴子水中捞月’吗?”这样新颖的观点,在俞吾金的课堂上时常能听到,让人一改对哲学课枯燥乏味的传统印象。他那别具一格的幽默话语总能让学生在开怀大笑的同时有所感悟和收获。

“去年开课之初,我预订的是可以容纳80人左右的小教室,可没想到来听课的学生实在太多,很多人席地而坐,连走廊也坐满了,我心里不安,换成了一间180人的大教室。今年人更多了,又换成了可以坐250个人的大教室。”俞吾金认为,这么多的学生前来听课,在无形中增加了他的压力,“到了期末,考卷批起来可就吃力了。”话虽这么说,看着这么多人喜爱他的课,俞吾金还是很享受这份“甜蜜的烦恼”的。

俞吾金总是会在第一节课上就向学生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借此鼓励学生在课间或在网上与他交流,向他提问。“我一直对学生说:没有愚蠢的问题。”虽然身兼教育部和上海市的诸多学术领导工作,俞吾金依然在忙碌之余尽可能详细地解答每一位学生的疑惑。这种教学方式,也使得学生们更敢于思考,敢于提问,从而有所收获。

  

关切现实,他让哲学思想大众化

俞吾金常说,他那别具一格的授课方式和新颖独特的哲学思维均源于现实生活带给他的种种灵感。而这或许也与他的人生经历休戚相关。俞吾金儿时在农村生活,作为66届高中毕业生,1968年被分配到上海电力建设公司工作。

回忆起那段工人岁月,俞吾金说:“那时候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对我来说,更可怕的是精神生活的匮乏。”当时俞吾金的手边只有一本《新华字典》,对知识永远充满着渴求的他,又从朋友那里借来《康熙字典》,每天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研读。那段“啃”字典的日子,为俞吾金日后研究语词意义和源流分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成为了他日后从事哲学研究的重要方法。

后来,俞吾金又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还作了许多札记。虽然读得一知半解,却使得他对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俞吾金放下手中的工作选择参加高考,并考进复旦大学哲学系,一圆大学梦。终于走进哲学知识殿堂的他开始将人生的重心转移到外国哲学,特别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中去。

不同于“老学究”式的哲人,俞吾金更加关切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在他看来,哲学思考如果不关注现实问题,就只是“空中楼阁”。自1980年起,俞吾金时常为各大报刊撰写理论普及文章,可谓与大众“亲密接触”30余年。在他看来,学术大众化是时代不断向学者提出的要求。如今更具互动性的微博兴起,让俞吾金也成为了一名“微博控”,大到国际局势,小到柴米油盐,总能看到他的真知灼见。“我平日里思维的一些‘边角料’,就都会记录在微博上,和网友们分享交流。”俞吾金觉得,现在人们获取知识与信息的渠道已经越来越广阔和便捷,而这正是哲学大众化的大好契机。“微博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在启示他人的同时,我也能从最新鲜、最真实的观点和想法中获得的灵感火花。”

如今,在俞吾金看来,让哲学思想大众化,更像是他作为学者的一份担当和自觉。“我们国家发展至今,有许多思想观点有待辨析,有许多现实疑问需要解答。‘大众化’只是方法,‘化大众’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他认为,学者在普及学术知识和观点的过程中,为大众提供一种潜移默化的文化引导和融入,才是真正的“化大众”。

  

(王枫 徐文斌 文吴良荣)《劳动报》2012430



  


中央编译局 |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在线 |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
epistemelinks.com | Marxists Internet Archive | Actuel Marx | Workers World | Marxist-De Leonist Literature Online

复旦大学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
复旦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与国外思潮研究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

地址:上海市邯郸路220号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602  电话:86-021-55665645  邮编:20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