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吴晓明: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正脉”
发布时间:2018-05-28       访问次数:94

風聲评论

今年是马克思诞生200周年,北大哲学系教授赵敦华著作《马克思哲学要义》出版座谈会近日举行。赵敦华教授用5年时间,写成这本从哲学上解读马克思主义原典的书,该书按照马克思关于“时代精神精华”、“文化活的灵魂”、“面向世界的一般哲学”、“当代世界哲学”的哲学观,试图从马克思、恩格斯文本中,提炼出启蒙的、批判的、政治的、实践的、辩证的哲学精粹。在这次座谈会上,复旦大学教授吴晓明做了发言,凤凰网摘编了其发言的部分内容。

  

吴晓明: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正脉”

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需要有一个总体判断,这个总体的判断以前一直居于教科书的知识体系内,在这个体系当中固然有不同的意见,有不同的观点,但还是局限在知识框架和知识体系当中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性质,来对他做出判断。

但是,我觉得赵敦华教授的书,恐怕会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探讨的一个转向——就是要进入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义领域,从意义领域来探讨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不是就知识体系探讨。我们做了很多小的研究,深入到某些具体的问题,具体的判断,这本书当中也有,比如说马克思早期和晚期的关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关系诸如此类。如果就总体框架和总体判断来讲,在这个地方我们不可能得出正确的东西。赵敦华虽然不是马哲的教师,但是开风气之先。有的时候,细节上的判断一定要利其大者。比如说我们看汉学家,他们在细致的地方非常对,但是在总体判断上经常出错,有些大哲学家几乎不懂汉语,但是他们大的判断非常好,比如说黑格尔、马克斯·韦伯、罗素,他们不是汉学家,韦伯写的《儒教与道教》,堪称是最伟大的外行,因为他不懂汉语,他也不研究儒教和道教,但他也可以做出最基本的判断。

第二,原先马克思主义哲学可能更多的依赖于意识形态和政治上的力量,在学术上展开不够。最近30多年,我们充分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学术方面的意义,有了很多的发展和成绩。我们可以充分体会到当时列宁讲的,如果不懂黑格尔的逻辑学,就很难真正读懂《资本论》。马克思在从事革命的时候经常退回到书房,这个书房对他来讲是另外一个同样重要的战场。恩格斯说马克思为了“地租”那一章,不仅研究俄国的土地史,研究美国的土地史,而且他还去研究土壤化学,这都让它有非常强的学术的那一面。

赵敦华教授实际上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方面展开了“正脉”。赵敦华教授研究西方哲学史、宗教史多年,他为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段发展,勾勒出非常清晰、明确的一个背景,这个背景使得我们做马哲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在这个地方不仅是一个广阔的领域,而且是我们达到正确概念、正确判断的一个最基本的方式。在这个方面,赵敦华教授提供的不仅仅是他做个人研究的成果,而且是马克思哲学研究学术的“正脉”,所以,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欢迎这本书,也就表明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多大程度上走在学术的“正脉”上。黑格尔讲哲学就是哲学史,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不是说其它的哲学研究不要做,而是要从思想史上、概念史上,从西方文明发展的进程当中来理解和把握这样的概念和思想进展。

比如,现在的学生在概念史上非常欠缺,经常在讲自我意识,所以你应该讲讲什么叫自我意识,很多马哲的学生几乎完全无法回答,外哲的学生可能会好一点,他可能会从笛卡尔“我思”一直讲到康德的“我思”,一直讲到费希特的“自我”。我问过马哲的博士生,一届一届的问过,几乎都不知道。终于有一天让他们读《关于费尔巴哈提纲》第一条,这叫感性的活动和对象性的活动。但是,这样一来,他更加迷茫了,什么叫感性的,对象性的,什么叫活动?如果没有德国古典哲学那样一个背景,学术上的东西如何能够充分展开?我认为它一定是有问题的。

第三,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的要义和特定的社会现实有关,这一点强调得非常突出。究竟是文本中心还是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这本书反复多次的提到了这一点。本书的哲学解释固然以马克思的文本为中心,但必须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后面还有许多地方都反复讲到这个主题,我认为这充分吸收了当代解释学的成果,在这个基础上理解马克思的学术最基本的指向。也就是说,文本需要那个时代的历史和社会条件来把握,但是今天的对话者和阅读者有自己的社会和历史规律。这本著作特别讲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现实性等等,在哲学史特别是在概念上,赵敦华教授的优势能够特别发挥出来。比如,关于现实的概念,我们做马哲包括做马克思主义的,一听到现实意思就是我们离理论远点,理论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但是赵老师讲,现实是生存和本质的统一,展开过程中的必然性。所以,我们如果能够切中现实,要想把握生存中本质的东西,要想把握展开过程中必然的东西,这需要很高的理论。事实上,主要是以黑格尔和马克思所达到的理论水平,恐怕才能够把现实的领域加以解释和展开。

从这个方面来讲,《马克思主义哲学要义》讲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方面,特别是以哲学史、思想史为背景,但是另外一方面强调了马克思哲学的学术的宗旨,是以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