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吴晓明: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正脉”
发布时间:2018-05-28       访问次数:94

風聲评论

今年是马克思诞生200周年,北大哲学系教授赵敦华著作《马克思哲学要义》出版座谈会近日举行。赵敦华教授用5年时间,写成这本从哲学上解读马克思主义原典的书,该书按照马克思关于“时代精神精华”、“文化活的灵魂”、“面向世界的一般哲学”、“当代世界哲学”的哲学观,试图从马克思、恩格斯文本中,提炼出启蒙的、批判的、政治的、实践的、辩证的哲学精粹。在这次座谈会上,复旦大学教授吴晓明做了发言,凤凰网摘编了其发言的部分内容。

  

吴晓明: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正脉”

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需要有一个总体判断,这个总体的判断以前一直居于教科书的知识体系内,在这个体系当中固然有不同的意见,有不同的观点,但还是局限在知识框架和知识体系当中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性质,来对他做出判断。

但是,我觉得赵敦华教授的书,恐怕会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探讨的一个转向——就是要进入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义领域,从意义领域来探讨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不是就知识体系探讨。我们做了很多小的研究,深入到某些具体的问题,具体的判断,这本书当中也有,比如说马克思早期和晚期的关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关系诸如此类。如果就总体框架和总体判断来讲,在这个地方我们不可能得出正确的东西。赵敦华虽然不是马哲的教师,但是开风气之先。有的时候,细节上的判断一定要利其大者。比如说我们看汉学家,他们在细致的地方非常对,但是在总体判断上经常出错,有些大哲学家几乎不懂汉语,但是他们大的判断非常好,比如说黑格尔、马克斯·韦伯、罗素,他们不是汉学家,韦伯写的《儒教与道教》,堪称是最伟大的外行,因为他不懂汉语,他也不研究儒教和道教,但他也可以做出最基本的判断。

第二,原先马克思主义哲学可能更多的依赖于意识形态和政治上的力量,在学术上展开不够。最近30多年,我们充分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学术方面的意义,有了很多的发展和成绩。我们可以充分体会到当时列宁讲的,如果不懂黑格尔的逻辑学,就很难真正读懂《资本论》。马克思在从事革命的时候经常退回到书房,这个书房对他来讲是另外一个同样重要的战场。恩格斯说马克思为了“地租”那一章,不仅研究俄国的土地史,研究美国的土地史,而且他还去研究土壤化学,这都让它有非常强的学术的那一面。

赵敦华教授实际上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方面展开了“正脉”。赵敦华教授研究西方哲学史、宗教史多年,他为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段发展,勾勒出非常清晰、明确的一个背景,这个背景使得我们做马哲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在这个地方不仅是一个广阔的领域,而且是我们达到正确概念、正确判断的一个最基本的方式。在这个方面,赵敦华教授提供的不仅仅是他做个人研究的成果,而且是马克思哲学研究学术的“正脉”,所以,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欢迎这本书,也就表明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多大程度上走在学术的“正脉”上。黑格尔讲哲学就是哲学史,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不是说其它的哲学研究不要做,而是要从思想史上、概念史上,从西方文明发展的进程当中来理解和把握这样的概念和思想进展。

比如,现在的学生在概念史上非常欠缺,经常在讲自我意识,所以你应该讲讲什么叫自我意识,很多马哲的学生几乎完全无法回答,外哲的学生可能会好一点,他可能会从笛卡尔“我思”一直讲到康德的“我思”,一直讲到费希特的“自我”。我问过马哲的博士生,一届一届的问过,几乎都不知道。终于有一天让他们读《关于费尔巴哈提纲》第一条,这叫感性的活动和对象性的活动。但是,这样一来,他更加迷茫了,什么叫感性的,对象性的,什么叫活动?如果没有德国古典哲学那样一个背景,学术上的东西如何能够充分展开?我认为它一定是有问题的。

第三,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的要义和特定的社会现实有关,这一点强调得非常突出。究竟是文本中心还是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这本书反复多次的提到了这一点。本书的哲学解释固然以马克思的文本为中心,但必须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后面还有许多地方都反复讲到这个主题,我认为这充分吸收了当代解释学的成果,在这个基础上理解马克思的学术最基本的指向。也就是说,文本需要那个时代的历史和社会条件来把握,但是今天的对话者和阅读者有自己的社会和历史规律。这本著作特别讲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现实性等等,在哲学史特别是在概念上,赵敦华教授的优势能够特别发挥出来。比如,关于现实的概念,我们做马哲包括做马克思主义的,一听到现实意思就是我们离理论远点,理论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但是赵老师讲,现实是生存和本质的统一,展开过程中的必然性。所以,我们如果能够切中现实,要想把握生存中本质的东西,要想把握展开过程中必然的东西,这需要很高的理论。事实上,主要是以黑格尔和马克思所达到的理论水平,恐怕才能够把现实的领域加以解释和展开。

从这个方面来讲,《马克思主义哲学要义》讲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方面,特别是以哲学史、思想史为背景,但是另外一方面强调了马克思哲学的学术的宗旨,是以切中把握现实作为主旨和基本目标的。所以在这个著作当中,赵老师谈到了许许多多这方面两者的连接,甚至还谈到了两者之间的张力。以文本为中心还是以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体现并且检测我们在解释学上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如果用一个不恰当的比拟来讲,是施莱尔马赫和狄尔泰的高度,还是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的高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而且它展开的区域将会非常广泛。

最后,他讲了一个非常深广的一个问题领域,不仅有理论方面还有现实方面。从理论方面来讲,它把我们带入到一些更加深入的理论问题的领域当中去,比如赵老师讲到费尔巴哈和马克思的区别,讲到了感性直观,马克思和费尔巴哈都是主张直观的,但是他们对直观的含义理解不一样,这在某种程度上我是同意的,因为费尔巴哈直接抗拒的就是黑格尔的思辨思维,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把它理解为直观也是可以的。像谢林和谢林的晚期,和思辨的思维相抗衡。比如说,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当中,批评费尔巴哈的恐怕主要就是把感觉仅仅理解为直观,也就是说,感性或者对象性的反思性仅仅局限在直观当中,而马克思后来提出的立场和观点,在《1844年经济学手稿》当中,就叫做对象性的活动。这个活动的原则和直观的原则,这两者之间的区分,也许是马克思更多地吸收从康德一直到黑格尔的活动原则产生的后果,就是纯粹的活动和自我活动,这个领域可以展开许多的问题。

另外,关于辩证法的问题,赵老师在这个地方谈了很多,并且做了很多重要的阐述,特别是关于马克思在264265页,265页讲到“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是这绝没有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这段话和264页“我写的第一部著作是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性的分析”。赵老师把这两个思想联系在一起非常重要,现在的问题是究竟如何来理解马克思辩证法的本体论的基础,在黑格尔那个地方作为实体即主体的自我运动的活动,那样一个中介的展开,在马克思那里究竟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我的体会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当中讲到的实在主体或主体,就是特定的,有实体性内容的社会。这牵扯到我们对马克思辩证法本体论基础的一种理解。我认为,牵扯到一个实在主体的自我运动的根基性的问题,在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中会展开出许许多多方法论的要点。

关于现实问题的展开,赵老师特别体现在这本书的最后部分,这些部分赵老师尝试性并且探索性地提出了一些问题,有些问题我深有同感。比如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赵老师特别提到了马克思阐明的资本主义发展趋势是否过时这个问题,社会各界有识之士回答,处于健康尝试的合理性,它的合理性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至少可以总结出另外五条,我希望什么时候能够看到,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主题。

再比如说,全球化的本质是资本的世界扩张,由此带来的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政治问题、文化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依然是分析问题的根源,是寻求解决问题的有力武器,这我也是非常赞成的。包括最后一条,全球化时代的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和军事的因素相互交织,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全球综合治理的新秩序才能应付,在这个地方都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一些时代课题和现实的问题,这些问题的展开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来讲是一种任务。所以当赵老师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最基本的规定性转移到所谓意义领域的时候,我想在这个地方我们能够展开出许多生动活泼的东西来,而这些生动活泼的东西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将会产生极大的推动力。

如果我们只是从一种理论构造上来探讨马克思哲学的整体性,或者我们只是在某种经验哲学的含义上来谈论马克思哲学的学术性的话,我想它的前景恐怕不会那么乐观,因为当源头活水不再能够提供出来的时候,这样的一种学术就进入到衰退状态了。所以我特别欢迎赵老师的这本书,不仅在于他提出的许多非常有价值的观点,特别是因为这本书也许代表了马克思哲学研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向,这个转向会使马克思哲学研究能够有更多的生机和活力,能够产生出许多成果来。

  

转自https://m.ifeng.com/gixlm/shareNews?forward=1&aid=cmpp_030210058414186&aman=&gud=&ch

  

中央编译局 |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在线 |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
epistemelinks.com | Marxists Internet Archive | Actuel Marx | Workers World | Marxist-De Leonist Literature Online

复旦大学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
复旦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与国外思潮研究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

地址:上海市邯郸路220号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602  电话:86-021-55665645  邮编:200433